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院 >

警营故事之二哥

  原标题:警营故事之二哥

  “笑一下!难得给你照张相,你还板个脸。”处理完老陈的家务事,准备给二哥照张像,镜头里二哥却过于严肃。

  二哥不苟言笑,出警时和当事人聊人生、谈理想的活儿大多数是我的,二哥多数时候担任的是运输队长的职务。二哥是老司机,车开得稳,崎岖狭窄的山路上我也能乘机眯上一觉的,顺便补充点儿“战斗力”。当然,二哥也是个好的MT(魔兽里代表主坦克)和DPS(魔兽里代表主输出),能抗能输出,需要动手的时候,干净利落。

  二哥之前不叫二哥,二哥原名汪昌林,零八年派出所来了个新所长,也姓汪,论年龄、论资历昌林只能排第二,所以就有了二哥的称谓。二哥年纪不大,刚过三十六没两年,工龄却也二十多年了,他总说:“警察这行太苦!满二十五年就该申请退休。”

  二哥结婚迟,二嫂在南方工作,一年见不上几面。“我给你买了一套西装,过年给你带回来。”“要那干啥,这边啥都有,那么远多难拿。”书信慢、车马远,常年的分离,没有使两人感情变淡。二哥的儿子壮壮今年准备读小学,聪明调皮,“每次幼儿园表演节目爸爸都不在,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都在。”壮壮常常电话里向妈妈告爸爸的状。

  去年二哥家盖了新房,一家人住上了“别墅”,住房公积金贷了几十万仅够建设费,装修资金匮乏,三层洋楼里面仅简单的粉刷了一遍,外面看起来比里面气派。二哥住的离单位近,也就百十米,事情多工作忙,回家也只是偶尔抽空回去看下,一有事要加班他是跑不了的,“别墅”大部分时间只有祖孙俩住在里面。每次半夜出门时儿子总不忘问句:“爸爸你几点能回来?”通常就是一夜,儿子去上学了工作还没忙完。

  二哥是有“江湖地位”的,因为是本地人,见了面总要相互是要给点面子的,一些矛盾纠纷,二哥去了,递只烟,“都是门上人,多大个事儿!”事情就解决了。二哥字写的不好看,问笔录是个头疼的事,有时笔录写了半页字写错了,撕了重来。一份笔录少则四五页,多了八九页,通常要撕好几页,一年下来问的笔录也是好几箱子。

  二哥做的一手好菜,如果不当警察,可能就是个大厨了。过年厨房阿姨放假了,是他显身手的时候,土豆丝、小炒肉、炝莲菜、红烧鱼、顺手拈来,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二哥家的辣酱做的也贼好吃,吃烙饼的时候抹一些,味道极佳,每次拿一大罐放在厨房,三两天就见底了,没有了就又从家里拿一罐来。

  干了一辈子警察的二哥没立过功,没受过嘉奖,但二哥把一辈子的青春和热血奉献给了公安事业,奉献给了万家灯火。没人能记清楚他调解过多少纠纷,没人能记清楚他找到过多少走失的小孩,没人能记清楚他抓过多少坏人,没人能记清楚他负过多少伤。我从警七年,立过功,受过奖,评过优秀,我不会做饭,可我从来不会饿着;我不会武功,可我出警时没受过伤,因为前面永远站着一个二哥,像山一样巍峨,像水一样温柔。

  汪峰说:“你的梦想是什么?”“作为警察,我的梦想是希望退休前有自己的警号。”二哥喃喃自语。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