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调查:“假日办”没了 带薪休假会多吗

2017-12-12 10:50 作者:采集侠 来源 : 网络整理

[摘要]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已批准建立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与此同时,撤销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

运行14年之后,假日办终于“放假了”。

9月15日,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已批准建立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与此同时,撤销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其职能并入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这也意味着“全国假日办”这个机构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五一取消长假、国庆节期间拥堵的高速和人满为患的景区都让假日办成为矛头所向。与此同时,人们将目光投向带薪休假制度,以期能错峰休假、带薪休假。

黄金周VS带薪休假

“休假一般会错开旅游高峰期,出去走走看看,放松心情,真的挺不错。”自从2008年带薪休假制度正式实施以来,山西某市公务员柳南每年都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享受一个惬意的假期。

而在此前,黄金周柳南一般都选择在家休息,很少出游。“在我看来,公共假期选择出游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花钱多还玩不好。”

1999年开始,我国推行黄金周制度,从此假日旅游热潮席卷全国。长假制度也被视为是拉动内需、促进消费的一大举措。但同时,黄金周的推行带来的集体扎堆出行,给社会交通、景区生态等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由此,不少人将带薪休假错峰出行看做治愈黄金周“堵”局的良方。

现在,柳南可以自己选择时间休假出去旅游。“一般我都会特意错开公共假期,人多太堵,想想就觉得可怕,宁可在家里好好休息。”另外,公共假期一般都是过节,她更愿意和家人在一起。

提起黄金周制度,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负责人蔡继明坚决反对。他认为,法定节假日主要是用来庆祝和纪念一些主要的历史事件和民俗文化传统,用黄金周促旅游,违反了节假日的本质。蔡继明认为,带薪休假的主要职能是保证劳动者有较长时间的休闲旅游探亲,将其和推动旅游经济的发展联系在一起是很合适的。“也就是说人们的旅游休闲主要应该通过带薪假来满足。”

但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评论员刘思敏对带薪休假并不乐观。他认为,要解决民众想要休假的急迫心愿,能解燃眉之急的还是黄金周,因为“带薪休假是隐蔽分散的,但黄金周是公开的、集体同步的”。

刘思敏认为,目前的情况就是形成了旅游刚性需求的堰塞湖,黄金周能够作为有效的泄洪口,“现在的问题是泄洪口太小”。他甚至提出,要在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个黄金周,就是在8月上旬,再增加一个避暑黄金周。“这样的话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有一个黄金周,我们国家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国家,这样正好能够领略四季的风景。”

对于集中放假带来拥堵的结果,刘思敏认为这是可选择和可承受的,“这是一个理性的选择,是吸引力和耐受力的结合。”

蔡继明则认为,如果说通过法定节假日集中放假,大家集中出行,就会造成我们已经看到的拥堵现象。“既要给人们一个度假的可能,同时又要避免每个人都在同一个时间去集中度假,一个良方还是带薪休假。”

有多少人能享受带薪休假

但不是所有人都和柳南一样能够顺利带薪休假。

林岚是某地方电视台的编导,虽然聘用合同中写明,每年有10天带薪假期,但是自工作以来,她还未曾享受过这种福利。“现在法律都有规定,可是真正落实的又有多少?”林岚表示,自己还算是单位新人,“能不请假就尽量不请假。”她并不将此归咎于单位,“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并不太可能享受到长假期”。

对于林岚来说,黄金周的存在无异于一剂良药,能够缓解高强度工作的压力。她表示,“黄金周是大家共同拥有的,力度比较大,也名正言顺,如果没有黄金周,你给我再多的带薪年假,十天,二十天,但是因为工作忙,我不一定能享受到。即使黄金周不出去,我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个没有工作没有压力的假期,在家好好休息。”

像林岚这种自动或者被迫放弃休假福利的不在少数。夏军是知名珠宝连锁店的一名销售,公司每年只安排三天带薪假,但在实际工作中他从未休过。“作为一名小小的销售人员,也不会想到去跟公司争取。”

李菲原先是某大型国企的员工,工作多年都未曾申请过带薪休假,“工作太忙,就算去申请,也批准不了。”除此以外,“我们的年假都是今年休完就算了,休不了就算放弃,也没有过经济补偿。”去年,实在因为压力太大,不得已选择了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