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警察摔死人案被告喊冤:警察被妖魔化

2017-12-10 17:39 作者:采集侠 来源 : 网络整理

多名民警涉嫌与法院干警勾结办人情案,致一市民在派出所内坠楼身亡,这一轰动四方的案件,不日将在河南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法院做出判决前,各种力量胶着争斗,案件真相扑朔迷离。当事各方的讲述有如一部《罗生门》。

李艳红关于2004年9月20日的记忆一直很清晰。那天一大早,她就被儿子就读的周口四中请去见老师,上午8点半左右从学校出来,沿着人民路往东走,几分钟后就到了姐姐李金花在市中心医院住院部大门西侧经营的报亭,她本想坐一会就回家,但姐姐要出门进货,于是她留下来帮忙照看。

对这个过程中的几个时间点,李艳红一想起来就会感到懊悔,因为就在上午9点左右,她的哥哥李胜利在报亭西侧100米处的一家移动收费厅门前被警察带走。无论是从四中到报亭,还是从报亭回家,都会经过那个移动收费厅,但就在这几乎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段里,阴差阳错,在哥哥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她没能遇上。

这就成了永诀。

不幸的消息是在晚上10点后传来的,李艳红已经睡觉了,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说李胜利出事了,正躺在中心医院太平间呢。原来,中心医院一个负责推尸体的勤杂工告诉李金花,下午三点左右,李胜利被从七一路派出所拉来,那时瞳孔就已经散了。

在太平间里,李家姐妹见到了已经死亡的李胜利,左眼乌青,肿得老高,右眼半睁着,满脸血迹,样子已经变形。

后来她们知道,就在当日中午,李胜利在七一路派出所离奇坠楼。

李胜利之死

坠楼死亡的那一年,李胜利34岁。读高中时,因意外弄瞎了右眼,辍学到纱厂上班,90年代初下岗后,他开始自己做生意,后来,又到李金花的报亭帮忙。在出事前,李胜利已经在那里帮了四年忙。在这期间,他认识了往各报亭送电话卡的吕秋玲。吕秋玲在人民路东段开了间移动收费厅,后来想把店铺转让,李胜利动了心,双方以8万元的价格初步谈妥。

根据李胜利妻子周影霞事后的讲述,2004年9月19日上午,李胜利去见吕秋玲,说钱已经准备好,吕秋玲让李胜利回去拿钱,40分钟后,当他们拿钱回来时,吕秋玲却说他们来晚了,已经把店转让给别人了。他们很生气。回家后,她给吕秋玲打电话,刚说两句,吕就把电话挂了,又打过去,一男的说吕秋玲不在,双方吵了起来。当晚,李胜利

告诉她:没接过来就算了,明天再到街上看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门面房。次日晨7点多,李胜利就到街上去了。他再也没能回来。

这个在后来影响重大且情节复杂的事件就是由这场普通的争执引起的。

在发生争执前,在家人眼里本份老实、不喜说话、与人为善、“腼腆得像个大闺女”的李胜利与吕秋玲一方似乎并无纠葛。

至于李胜利如何被带进七一路派出所,当事双方的讲述略有不同。据李胜利家属的说法是:当天,他在路上被吕秋玲的妹妹吕秀华以及在川汇区人民法院做书记员的吕的弟弟吕留生拦住,这时,七一路派出所副所长冷飞与民警孟军伟已经等候在那里,将他带走。

吕留生的妻子王红丽则向记者介绍:那天上午9点左右,吕留生是到吕秋玲的店里借钱,吕秋玲不在,就在店里等,过了一会,吕秋玲打来电话说李胜利带刀来店里找事了,叫大家小心。电话是由接手店铺的李民接的,他立刻拨打110报警,然后跟吕留生一起在门口等着,一会儿,“李胜利骑着自行车到了,放好车子,警车也到了。”李胜利遂被带走。在带走前,民警在他的车篮里找到一把用报纸包着的刀。

虽然对这一经过的叙述各不相同,但结果是,李胜利被带到了七一路派出所二楼值班室,并且从二楼落到一楼,死了。当时也在派出所等候警察处理一件家事的当地居民靳华臣向记者回忆:那天中午,民警还没有上班,他与家人在院子里等,后来冷飞把他们叫到楼上去,没几分钟,就听见“扑通”一声,“响得很”,随即听见有人喊“有人跳楼了”,就跑出去,从二楼朝下看,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一出气一出气的,当时还没死,没多久,来了一辆救护车,就把人弄走了。”

一波三折“坠楼案”

李艳红最后一次见到李胜利是坠楼事件发生前两天在报亭里,那时候,尽管李胜利在考虑自己做生意,并着手筹钱,仍不时会到报亭帮忙,然而,等两天后李艳红再见到她的哥哥时,他已经变成太平间里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李胜利兄妹五人,他排行老四。哥哥李文栋和妹妹李艳红都在周口市环卫处工作,大姐李连玉没有工作,二姐李金花经营报亭。父亲李清武74岁,已从川汇区豫剧团退休,母亲72岁,在发生这件不幸的事情之后,身体变得很不好,“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只有60斤”。这是一个普通市民家庭。

一个大活人突然在派出所坠楼身亡,并且身体布满伤痕,这不能不使李的家人疑窦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