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图说上海 >

王岐山旧事:曾从习近平那“顺”走经济学书籍

中纪委荐书日记

中纪委荐书日记

历史的教训

历史的教训

  [摘要]中纪委荐书不只是为了让党员干部读好书、好读书,更深一层的含义在于,用书实现智力补给和教育感化。

  编者按:中央纪委监察部的网站上,除了有官员“落马”的消息,还有一个“读书”版块。新年刚开启20天内,“本月荐书”介绍的两本书《历史的教训》和《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都在各大书店热销。“新年第一书”《历史的教训》被推荐之后在亚马逊商城迅速成为了“最畅销商品”,需要提前订购才能保证1月24日后能拿到书。

  中纪委荐书透显了王岐山的个人风格。“知不足者好学”、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书单不囿于国内,也穿越了国家体制之界限。结合当前大势,可以判断的是,中纪委荐书不只是为了让党员干部读好书、好读书,更深一层的含义在于,用书实现智力补给和教育感化。

  文明之船的航迹

  刘怡

  1971年,20世纪最重要的战略理论家之一利德尔 哈特的遗著在纽约出版,这本不到100页的小册子有一个广为人知的标题:“我们为何不从历史中学习?”(Why Don’t We Learn from History?)巧合的是,在那之前三年,耄耋之龄的威尔 杜兰特同样撰成了一本100页的小册子,题为“历史的教训”(The Lessons of History)。可以想见,在那一代经历过两次大战的学者眼里,对历史与当下关系的追问构成了学术生涯最终、也是最重要的话题。

  严格说来,《历史的教训》并非第一次进入中文世界。尽管这本小册子最初是作为单行本出版的,但通常被视作11卷《文明的故事》丛书的结论和梗概。1977年台湾幼狮文化公司发行《文明的故事》系列繁体中文版(书名改为《世界文明史》 )时,即将《历史的教训》作为附录收入最后一卷。1999年东方出版社曾引进过该版《文明史》,嗣后又有2010年的华夏版,同样是基于幼狮的繁体版。此番中纪委直属的方正出版社将《历史的教训》作为单行本再度发行,并由中纪委网站重点推荐,证明了本书的价值并不囿于一时一地,而具有历久弥新的意义。

  The Lessons of History这一标题中,Lessons既可译作“教训”,也可译作“教益”;两种理解都合于政治史学之父修昔底德的遗教:由于人性中包含有某些不变的特质,未来发生的一切“即使不是对过往的重复,至少也是会和过去很相似的”。但杜兰特并未如学院派史家一般,通过对一个有限时段内史事的陈述来折射“不变的人性”。他把人类文明的航船径直置于时间的大河之中,通过回顾地理、生物学、种族、性格、道德、宗教、经济、社会主义、政府以及战争这一股股洪流的往复冲击,乃至航船本身的变迁,来凸显“变”与“不变”的辩证关系。

  以基佐在《法国文明史》中对历史研究的任务划分为标准,通常的断代史属于“历史的解剖学”,《文明的故事》属于“历史的面相学”,本书则属于“历史的生理学”。它的最终目标在于,以合乎逻辑的解释再现人类文明之船在前述种种洪流冲击下曲折行进的过程,并绘制出一张航迹图—这也是“教益”最确切的所在。

  作为艺术的历史研究

  与常见的史论类著作规整拘谨的文风不同,《历史的教训》行文潇洒漂亮,立意也更高远。尽管它并未脱离历史学自兰克以降“经世致用”的传统,却并不像20世纪初流行的风尚那样,热衷于归纳“决定历史进程的若干规律”。后一种做法表面上是承袭修昔底德对“不变特质”的关注,内核却是牛顿式的—它对精神性、社会性要素,地理条件的差异,技术变迁带来的生产力和组织结构的变化等要素不甚留心,却固执地相信决定历史发展的是少数几条确定的“铁律”;只要将这些“铁律”归纳和汇总起来,便可以直接用于指导实践,以获得所欲的效果。在提取“铁律”的过程中,论者不仅对史例施加了随意的增删和搬弄,往往还会陷于狭隘的专业主义:片面夸大自己所用的理论工具(经济、军事、生物学)的重要性,宣称其余一切要素都为它所操纵或压制。

  杜兰特的观察显然远为深刻和复杂。他并未否认重要的“洪流”在具体历史情境中曾发挥过重要作用,但这种作用不是直观的、线性的,而是多种要素的合力。并且这种合力,最终要通过更加不确定的“人”本身来发挥作用。而《历史的教训》中的“人”,甚至比修昔底德笔下的还要复杂和丰富,它对自然的看法、社会思想乃至道德观念会随技术进步和彼此接触的增加而发生改变;对历史进程的认知和分析,同时也包含着对“人”本身认识的深化。是绝对的、丰富的个性和相对的、集约的共性的有机统一塑造了历史,而不是几则枯槁的“铁律”。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