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上海好心人 >

农民的舞蹈,农民的生活

(原标题:农民的舞蹈,农民的生活)

勃鲁盖尔被人称为农民画家,这对他来说有些不公正。并非画农民题材的画家就叫农民画家,就像现在写打工题材的诗人也不能随意叫打工诗人就了事一样。很多事物被贴上标签后就难以洗脱,这多少是一种伤害。勃鲁盖尔也许不在乎这一点,他看重自己的作品是否站在一个高度上表现农民,是否把农民的生活和精神世界表达出来。

勃鲁盖尔是16世纪绘画史上的先行者。那时,他在荷兰尼德兰乡村生活,他熟知农民,他愿意为农民立传。他画村民的面相,记录他们低微的生活。对农民的爱和对农民的恨,使得他画农民时没有一边倒,他赞美农民的纯朴,也不遮盖农民的庸俗,他不回避生活的矛盾。正是他坚持自己的观点,在流行描绘贵族生活的时代,勃鲁盖尔的不合作,便被一些不喜欢他的人冠上农民画家的帽子。

勃鲁盖尔存于世的画并不多,《农民舞会》是他流传到现在的一张名作。勃鲁盖尔选取农民在一个民俗节日舞蹈的场景来画。画面层次感强烈,佩戴刀剑和穿着围裙舞蹈的,吹风笛的,喝酒的,高谈阔论的,接吻的,还有更小的舞者也在舞蹈。显然,这不是庆祝丰收的时刻,也不是为神灵而舞,他们为舞而舞,他们的舞蹈少狂欢,多忧伤的表情和下意识的动作。看得出来,勃鲁盖尔并不想把农民的舞会画得很贵族,它不奢华,不飘逸,也不梦幻,它是漫画式的写实。画家在画面强调了农民舞蹈动作的笨拙,所以舞会是没有秩序的游戏,是没有规矩的聚会。随心所欲或没有更多的目的性,勃鲁盖尔抓住农民散漫的一面来画,他热爱农民的朴质、乐观、憨厚的生活,也憎恨他们的狭隘、贪婪、粗鄙和吵闹,他尽可能把自己的感情藏得深一些,仿佛一场假面舞会,后面埋藏着生活紧迫的面容,潜伏着命运的无常。

优秀的绘画不一定针对哪个群体,它最终会越过一些概念,抵达人性的深处,成为那个时代的缩影。画于1567年的《农民舞会》自然就成为尼德兰时代农民生活最有代表性的影像,它更是那个时代饱经风霜、备受压迫的农民肖像画。相对于人物细致入微的描绘,勃鲁盖尔在处理民居、小酒馆、树木和教堂上也是逼真的,背景是前景最有力的衬托,它们一起构成绘画丰富的视觉。生活有千种万种,但再笨拙的农民的舞会也不应被遗忘,而应被铭记。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