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上海好心人 >

农民生活方式何时“上楼”(组图)

本报记者 刘成龙 文/图


  城镇化步伐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院落式平房,搬到社区单元楼中居住,过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日子”。

  然而,在岛城一些拆迁安置小区,记者发现,部分村民仍旧延续着原来的生活方式和习惯,比如,在小区内外毁绿种菜、搭灶烧水,甚至在路边开垦“自留地”……

  荒山路边“垦地”

  家住黄岛区某安置小区的老高搬上新居时,变卖了所有的家具,却把锨、镢、锄、镰等“家什”带上了楼。“用了几十年,不舍得扔!”60岁的老高说,本打算拿上楼留个念想,没想到最近又派上了用场。

  2009年,赶上拆迁的老高和家人搬到了离家几里的安置小区,住进了楼房。“忙碌了一辈子突然闲下来,平时都不知道该干点什么。”老高说,后来,他决定到附近的山上开荒种地。虽然山上的地较贫瘠,蔬菜长势也不好,但他觉得,“这样还是比闲在家里强,不仅节省了买菜的钱,而且吃得也放心。”

  老高的举动迅速引起了大家的效仿。不少小区的老人纷纷擦净落满灰尘的农具,到山上开辟“自留地”。不到半年时间,村民们在近十亩的荒山脚下划定了自己的“势力范围”,种上白菜、土豆、玉米、花生等蔬菜和粮食,俨然回到了农耕生活。

  事实上,老人们开荒种地的事也遇到了阻挠。“除了来自儿女的压力,我们还受到了学校的阻拦。”老高说,他们开垦的“自留地”属于学校用地,因此被校方多次劝阻,让他们一度很沮丧。

  “学校里不能种,大家又把目光转向了路边。”老高说,如今,在小区围挡和绿化带之间的空地上,大家或用石块堆砌菜园、或用木棍围起栅栏,种上各式各样的蔬菜。

  在老高指引下,记者沿嘉陵江东路从理工大学新校区一直步行到安阳小区,并粗略统计了路北侧的菜地数量—两公里的路程,共计有四十余块大小不一的菜地。而且,在一些安置小区附近,路边的十几块菜园往往连接一片,园内小葱、大蒜等郁郁葱葱。

  公共绿地变身私家菜园

  日前,记者来到南港安置小区发现,虽然有居民在小区周围荒山和空地上开辟了私家菜园,但小区内绿化带完好无损,没有破坏植被种菜的现象。一社区居民告诉记者,以前也有人在绿化带里种植瓜果蔬菜,但经物业统一清理后,就没人再“顶风而上”了。

  然而,几里路之外的江山路西小区却是另一番景象:住宅楼前后的草地寒冬过后一片枯黄,有些地方露出光秃秃的沙土;大片绿地被破坏,被业主种上了蔬菜;尚未种植的地方裸露着地表,一阵风吹来,尘土飞扬。

  “破坏公共绿地种菜的多是社区的中老年人,有的业主还用树枝在菜园周围扎起了篱笆。”小区居民王女士抱怨说,她刚搬进这个小区一年多,已向物业多次反映圈地种菜的问题,但都没有看到事情解决。

  “圈地种菜满足了小部分人的需求,却损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王女士说,在她所在的北区就有几块“自留地”,有的种蒜苗、有的种香菜,而在南区,私设菜园的现象则更加严重。

  随后,记者来到江山路西小区南区,发现不少居民将自家窗外的公共绿地变成了私家菜园,种花种菜,更有甚者在小区内圈起院子,养起了鸡鸭等家禽。

  面对屡禁不止的私家菜园,小区物业苦不堪言。采访中,一物业工作人员说,春天是小区居民跟风种菜的多发季节,他们经常到私设菜园居民家做工作,但效果并不明显,“物业没有执法权,只能苦口婆心地劝,实在做不通工作再向社区、街道申请采取强制措施铲除。”

  楼下烧水做饭烟熏火燎

  除了破坏公共绿地建菜园,在楼下劈柴烧水做饭也让生活在安置小区的居民比较反感。

  26日上午7点,李沧区翠湖小区,60多岁的老张弯腰站在小区路旁,不时向正燎着水的空心壶里投些木块,屡屡白烟腾空而起。在老人身旁的绿地上,堆放着一些木块,怕被淋湿,还用几块木板盖着。“木块和木板是他捡来的,扔了怪可惜,刚好可以用来烧水。”

  “翠湖小区很多居民都是从西南渠村、楼山后村和徐家村几个村庄搬迁过来,一些老人还保留着原来的作息习惯和生活方式,早晚两头在小区里劈柴烧水的现象屡见不鲜。”小区居民张先生说。


  同样的情况还存在于其他拆迁安置小区。“我们小区有一位老人,下午经常在楼下支起炉子烧水,附近居民沟通过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江山路西小区王女士说,老人还经常捡些木头堆放在楼下,容易造成安全隐患。

  采访中,记者恰巧遇见了这位老人。记者看到,老人在楼下单元门一侧支起了一个简易的灶台,用一个铝制的锅烧水,他的身边摆着四把暖瓶。“在这烧水不怕发生火灾吗?怎么不用燃气?”记者问道。“烧出来的水好喝,还能省钱。”老人回答。

  “小区内生火会影响其他居民的日常生活,如果发生火灾,更会殃及四邻。”小区物业工作人员说,由于烧水时烟熏火燎,低楼层的居民往往不敢开窗,有的碍于情面不好直说,便反映到物业,“我们去劝说了几次,老人嘴上答应,可过几天又搬了出来。”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