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上海好心人 >

经济下滑下的农民生活:用起钱来小心翼翼

  证券时报记者 陈楚

  记者的老家在江汉平原的一个农村里,村里人以前积累财富的两大主要方式:一是去石家庄等北方城市从事工程承包、房屋装修等工作。二是在广州或江苏盛泽等南方地区从事服装批发、布料加工等工作。往年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这些在外务工和做生意的老乡,回家时那叫一个阔绰,把钱似乎不当钱似的。如今,经济下滑,很多传统的生意都不好做了,回到家乡的亲戚朋友,腰包里明显没有了往年的“豪气”。

  “今年生意太不好做了,辛辛苦苦一整年,不仅没赚到一分钱,还亏了十多万的档口费。”提起过去这一年,在广州做服装批发生意的小汪一脸沮丧。2015年,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流,一方面,来他这里进货的全国各地客户明显减少,大家都说生意清淡了很多,老百姓(48.920, 0.67,1.39%)消费动力趋弱,网上购买服装成为年轻人的共同选择。因为前几年尝到了做服装生意确实是发财致富的一条好途径,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同乡跑到广州从事服装批发生意,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大家互相杀价,在一片红海里厮杀,小汪越来越感觉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新兴的电子商务又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这次回家过年,他除了给父母亲买点礼物,亲戚朋友几乎都没买,回家也不想打麻将了。要是在往年,小汪开着他的奥迪车煞是风光,给亲戚朋友用钱也是大方得很,在县城吃饭几乎都是他买单,送礼金比一般人都要送得多一些,这点钱相比小汪当年动辄百万的收入,实在算不了啥。但如今,小汪因为一年还亏了十多万,回到老家用起钱来就要“小心翼翼”起来,哪些是该省的?哪些是可以少花费点的?这些都要在心里盘算一番。

  记者的一位初中同学,前几年在江苏盛泽做布匹生意,一年赚个百八十万不是问题,但这几年经济下滑,出口萎缩,纺织行业普遍不景气,2015年这位同学也没赚到钱,算下人力成本,勉强保本,今年回老家,都老老实实住家里的老宅了,以前可是在县里面的宾馆住的。这位生意人说,布匹生意越来越不好做,销量萎缩,而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加上布匹加工是高污染行业,当地政府也会进行治理整顿,如今布匹生意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服装行业整体不好做,对布匹的需求也在下降。尤其是外面,以前有很多外国的客户来这里进货,现在基本上没有了。未来到底干什么?是继续坚守等待转机,还是开辟新的商机?成为这些生意人共同的难题。

  与此同时,家乡很多人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大批前往石家庄等北方城市,从事工程承包和房屋装修等工作,这些人也成为家乡最早富裕起来的人群之一。那个时候,村里人成批地往石家庄等北方城市涌,有的甚至一家老小,包括亲戚朋友都全部去了,房屋装修的活根本干不完,一些做工程承包的老乡,更是早早地就发了财,回来老家盖了房子买了车。过年回家的时候,个个脸上喜气洋溢,回味着一年的收获,说话的音量都要比如今大很多。现在,由于城市基础投资建设大大下滑,在石家庄等北方城市可以找到的装修活越来越少了,有时候还要跑到临近的保定等其他城市去找活干,价钱也越来越便宜。记者的几个亲戚都在石家庄从事装修工作多年,往年回老家都是大包小包提着回家,给父母的钱一次一两千算不上是大数字。很多赚了钱的老乡回家后除了吃吃喝喝,就是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打麻将,随便输赢个两三千都压根儿没怎么放在心上,如今,村里的麻将馆可谓门可罗雀,打麻将的人明显少了,集市上买衣服购置年货时也没有以往那样“干脆”了。很多家庭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有的还要为子女结婚准备一笔新房的首付款,在装修生意大幅下滑的当下,老乡们脸上经常挂着愁容。

  在中国广袤的农村,在传统经济增长式微的背景下,对于农民来说,固有的挣钱方式越来越遭到挑战,而新兴经济暂时在农村不会兴起,这些都需要一个过程,这也决定了占据中国大多数人口的农民,其实也处在转型的过程当中。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绝不仅仅是工业、金融业、服务业的事情,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人恐怕都难以抽身这场变革之外。转型期会有阵痛,也会有机遇,记者老家的一部分农民,这几年在自己家经营有特色的农副产品,就比很多在外打工的人收入要高,这也带动了不少农民工“回流”的农村,去从事农产品(14.80, -0.35,-2.31%)和农业服务业相关的行业。比如老家有一个很大的天然湖泊,在当地政府的引导下,目前正打算规划成集农家乐、农村旅游休闲、体验式农业种植等一条龙的产业链,这也带动了一批农民开拓出新的致富渠道。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