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收购现真身 刚丢5亿的国民技术打算借钱买个

2017-12-27 13:44 作者:采集侠 来源 : 网络整理

  


  声明:此文属于自媒体对相关事件的个人观点和分析,并非正式的新闻报道,东方财富网不保证其真实性和客观性,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5亿黑天鹅事刚出,国民技术(300077.SZ)就火速筹划资产收购,称要现金收购一家新能源公司。如今收购标的已现真身:锂电池生产商“斯诺实业”。

  新能源还真是香饽饽,上市公司想转型都找它,做服装的、搞玩具的,都想试试,而此次国民技术的收购款大部分还都是借的,这笔买卖到底值不值?

  12月20日晚间,国民技术的“救场对象”终于面世,公告显示国民技术拟通过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国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国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就是那个丢了5个亿的)现金收购深圳市斯诺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诺实业”)70%股权,作价约13.36亿元。

  即使有利好消息,但受此前黑天鹤事件影响,国民技术股价一泻千里。20日复盘后连续2个跌停,22日早间也跌停开盘,但随即巨量打开跌停板,收于11.47元/股,累计跌幅近30%。

  刚丢了5亿,钱从哪来

  由于5亿暂时无法追回,2017年国民技术拟计提减持5亿元,这意味着今年业绩可能出现大幅亏损。值得注意的是,国民技术上市7年来总净利润还不到5亿,受市场群嘲“一朝失联,直接回到解放前”。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那这13亿从哪来?

  公告上称,国民技术购买资产的资金来源由三个部分组成:银行贷款、超募资金增资款以及自有资金,其中自有资金占比不到1/3。

  


  用别人的钱做自己的事,看起来似乎还蛮划算的,不过按国民技术现在的困境来看,银行是否愿意借还是个问题。

  


  联讯证券分析师告诉野马财经,黑天鹅事件也可能对公司经营造成滚雪球似的负面效应,银行要考虑放贷风险,获批可能性不大。

  除银行借款之外,国民技术还有“万金油”——超募资金。这家公司上市时超募近20亿元,用了7年,到11月30日还剩8.6亿,未设定用途的利息就达2.6亿,拨2亿用于收购资产也不奇怪。

  


  自有资金由国民投资承包,不过,野马财经查阅2016年年报发现,国民投资净资产不过5.27亿元,净利润才2000余万,这是要掏空的节奏?

  


  对于此次现金收购,股吧里不少人评论“病急乱投医,举债收购,障眼法没意思”,那此次收购标的斯诺实业又是何方神圣呢?能否能拉一把处于深渊中的国民技术呢?

  “救兵”斯诺实业

  资料显示,斯诺实业是一家从事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在新能源电池行业里也处于领先地位,从主业上来讲,除了都属于高新技术产业,似乎关系不大。

  根据审计报告,从2015年到2017年年中,斯诺实业分别实现净利润3623万元、7351万元以及7690万元,年增速超100%。从营收来看,斯诺实业确实会给国民技术的财报增色。不过,一组应收账款数据却不那么好看。财报显示,2年半以来,斯诺实业的应收账款直接与营业收入比肩,资金利用情况堪忧。

  


  上图来自斯诺实业审计报告

  不过,嫁入上市公司也有条件,比如对赌协议:2018年、2019年斯诺实业须实现净利润不低于1.8亿元、2.5亿元。

  新能源产业正处风口,若能延续之前两年的增速,实现对赌并不难。

  此外,野马财经发现,斯诺实业并不是第一次成为上市公司的猎物。早在今年3月,照明领域代表性上市公司雪莱特(002076.SZ)也想赶一赶新能源的风口,欲收购斯诺实业,卿卿我我半年后,由于交易金额未达成一致,9月份便终止了此项交易。

  看来国民技术的13亿给到了斯诺实业的心窝里,交易方案出台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火线收购背后的隐忧

  对于此次收购,国民技术的官方话术是获取盈利性的成长能力,并利用此次机遇进入新能源产业链,为进一步实现芯片核心技术进入新能源产业奠定基础。

  只是,国民技术确定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吗?

  5亿元丢失,确实对国民技术2017财年影响巨大,仅从这个维度观察,黑天鹅事件不至于伤及根本、影响正常运营,在主营业务持续向好的情况下选择风口行业跨界并购,也远非最为合理的选择。除非,国民技术近几年的真实财务状况,就已经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好了。野马财经《5亿蹊跷消失与20亿火线重组背后,国民技术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一文中已对其悬空的财务数据做过解释。

  此外,在这个多事之秋,国民技术选择非相关多元化的并购,风险也显而易见。虽然其采取了全现金收购,规避监管,若斯诺实业业绩变脸,国民技术的财报也不会好看到哪去,“一旦企业自身出现瓶颈,除了转型升级就只剩跨界收购了,但收购标的不可控”,银河证券投行部人士告诉野马财经。

  更重要的是,并购后,斯诺实业将成为国民技术的控股子公司,在企业文化、经营管理方面均需要融合,这种跨界并购对公司的管理能力、协同发展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国民技术是否能安然渡过?